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时尚 > 正文

日本小哥花十年 把糖做成了艺术品

来源:| 2021-05-14 11:02:21|

大家好,我是象君。这晶莹剔透、惟妙惟肖的小金鱼,也做的太逼真了吧!

你不会以为这是玻璃制品吧?其实,全部都是做的!这也太美了,让人垂涎三尺,根本舍不得下口。

这些古法棒棒糖,都是来自日本“糖职人”手塚新理之手。他从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,完全自学成才,花了十年时间,从一名小白到“日本糖果艺术家”。凭一己之力,改变了日本制糖行业。

01。

只想靠手作来生活

手塚新理从小就沉迷于手工制作,喜欢涂涂画画,做做小东西,别的小孩都在玩各类玩具的时候,他在琢磨这玩具用什么工具能做出来。

一旦动起手做起东西来,便常常忘记了时间,实在肚子饿得受不了才停下。“当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,我就决定靠手艺生存下去”。

你能看出哪个是糖果做的吗?

儿时的这个愿望,可以说在他心底埋下了种子。初中毕业后并没有选择普通高中,而是去了一所4年制的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机械和计算机专业,但学校的生活并不如他想象中那样,课程更像是培训工程师和研究人员,但是他一直向往的是用自己的双手来成就一番事业。

在校第四年,他先是来到一家制作烟花的公司工作实习,考下了处理火药的国家资质,想要做一名优秀的烟花师,但由于烟花行业鱼龙混杂,大量廉价烟花涌入市场,自己的很多想法根本实现不了。

手塚明白自己最大的优势是创造力和执行力,他不愿在工作上将就,便毅然决然的辞职了。

21岁的手塚待业在家,每天都在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。偶然的机会让他想起,小时候与父亲去夏日祭,路过糖人工艺品摊子,父亲随口说了一句:你也试着做做糖雕怎么样?

糖雕虽然历史悠久,但随着时代变迁,早已不流行,别说是学习技术的地方,从事制糖工作的人都非常少。

糖雕看似简单,实则在短时间内,十分考验人的造型功底,但这不正是手塚追求的凭个人本事的‘极致手工艺’。想到这,手塚感到心中一阵莫名的兴奋。

说干就干,手塚从零开始自学制糖,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而不是未知的焦虑。“如果认真做的话,,我觉得5年内可以扭转业界现状”。

没有老师,也找不到太多文字资料,他只能自己琢磨,甚至还跑去周末亲子班跟孩子们一起学习制糖,他比谁都沉迷其中。

02。

90℃高温,5分钟决定成败

糖雕的制作过程非常不容易,得先将糖加热到90℃左右,然后用手捏造,并用专门的剪刀塑型。

造型使用的工具,不要以为你看到的精致造型是使用模型翻模的,这些全凭匠人的一双巧手完成。

加热后的糖浆具备良好的可塑性,但在5分钟左右就会冷却变硬,所以制作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够快!稍有懈怠作品就会前功尽弃。

等糖果冷却定型之后,最后用可食用颜料,一笔一笔画出细节和纹理,一件作品才算最终完成。

由于刚出锅的糖浆温度过高,开始手塚捏糖的手常会被烫伤,可是这个80后大男孩,并没有知难而退。

当所有人都默认淀粉糖浆,只能是白色的时候,手塚在想是否能将其做成透明的?让糖看上去晶莹剔透,如艺术玻璃品一般。

一次次的试验后,他终于成功了,打破了糖一定是白色的固有认知。

过去的糖雕做的都是简化造型,手塚却觉得不够写实,也没有艺术性。他在传统的基础上,加以革新改良,令小小的糖果幻化出无限的生命力。

没正儿八经的学过画画,也不懂素描,他只能养上几条小金鱼,没事就去观察它们的动态,或是反复观看动物视频,只为让下一次作品更细致,更逼真。

早期作品还很粗糙,光是这只小金鱼,手塚就做了无数遍。从最开始的简单形似,但现在栩栩如生、活灵活现。

2013年制作2013年制作

不用我多说,光是看图就能感受到,手塚对制糖事业倾注的时间和心血。

2020年制作2020年制作

手塚说:在高专学校里学到的“用实验和数据来支撑实践”的学习方法,十分有用。

我对技术很执着。不仅是糖果工艺品,有技术的人会把心里向往东西,真正做成。

但手塚心里也特别明白,只有技术没有代表作也不行,得有独一无二的设计风格,将个人品牌打出去,才能让更多人喜爱上糖果文化。

03。

凭一己之力,改变整个行业

2013年,24岁的手塚,在东京浅草开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铺。由于他的作品实在太精致,开店后不久就成为了热门话题,在店里还经常能见到他制作表演。

多家媒体和电视,都纷纷来店采访他,他还成为了母校的特邀讲师,店铺也从最开始一个人,到现在已经收了9个徒弟。

东京地铁电视广告中

石原里美尝试做小兔子,由于精细的糖果太过逼真,很多人都舍不得吃,所以店内又随季节和节日,推出限定图案的团扇糖,价格不贵,拿在手里也特别好看。

手塚还开设制糖兴趣体验课程,让更多人参与其中,了解古老的制糖工艺。

左边为学员作品,右边为老师作品左边为学员作品,右边为老师作品

为了店铺更好的发展,2019年,三十而立的他,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:,不再做任何摆在店里的东西!

他的全盘放手,不是自大、骄傲、自满,而是希望学徒们,都能在他这学有所成,独当一面,做出他们真正喜爱的作品。

店内首席画家,负责糖果细工的上色工作,手塚坦言从不会为“教会了徒弟,饿死了师傅”而担忧,他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成为“糖职人”,并将这个行业一直发展下去。

现在他在寻求全新的尝试,开始接一些广告公司的case,根据品牌需求定制作品。

为咖啡机品牌Nespresso,制作的老鹰糖雕为咖啡机品牌Nespresso,制作的老鹰糖雕

为卡地亚,制作重达15公斤的豹子糖雕为卡地亚,制作重达15公斤的豹子糖雕

可以说,手塚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,几乎改变了日本糖果细工整个行业。

“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工匠和制作人。作为一个工匠,我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;

作为制作人,我希望把自己的品牌打造成“顶级玩家”,一边努力的赚钱,一边愉快的工作。”

实在是羡慕他手塚,凭着满腔热血把兴趣做成了职业,找到了自己的一生热爱,所以说做任何事最重要的可能不是赚多少钱、能不能成功,而是激情与创意,坚持所热爱的,热爱所坚持的。